空心人

毫无疑问的all党
进坑第一件事就是写肉
关注谨慎

【蔷薇骑士团X杨】三种红色

是的,又是我

我看透了这个世界

人间不值得【疲惫笑】

与其说是cp,大概更像是粮食?

但即便如此

请给我更多的蔷薇骑士团X杨啊!!!!【震声】

这不是刀啊!!真的都是糖!!!

最后的红线就单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为红线就行了!!

恋爱忠诚的红线



01

布鲁姆哈尔特看着杨提督因为立体西洋棋胜利而绽放笑容的面庞,他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今天赢了两盘,心情愉快!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杨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您还在失眠吗?”布鲁姆哈尔特担忧地问道,“安眠药还是少吃点吧,药物会有成瘾性,对您的身体不好。”


杨威利朝布鲁姆哈尔特笑了笑,露出了让这位褐发年轻人最喜欢的温和表情:“我知道的,谢谢你的关心啦。”说着杨威利实在是没有忍住,在布鲁姆哈尔特那头看上去很柔软的发丝上揉了一把。

这么一揉两个人都怔住了。杨威利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了一声,想要收回手的时候,布鲁姆哈尔特却抓住了黑发提督的手腕,制止住了杨威利的动作:“请……再摸摸我,可以吗?”褐发青年的面庞有些发红,他湛蓝的眼睛恳求地看着杨威利,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嗯……可以啊。”那柔软的发丝手感实在是太好,让杨威利想起自己曾经摸过的小狗,他在心中犹豫了一会,布鲁姆哈尔特的目光闪闪发亮,那一脸期待的表情让杨威利也实在不忍心拒绝。

所以他继续抚摸了起来,这个褐发青年虽然比杨威利年纪轻,但是身高和体型却比杨威利要高、要大,为了方便杨威利抚摸自己的脑袋,布鲁姆哈尔特还微微屈膝低头,方便提督继续动作。


杨威利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身形高大的男子因为身高的缘故,如果被人摸头的话会很高兴,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道理的。杨威利看了看布鲁姆哈尔特背后已经快要具现化、摇得飞快的尾巴,内心忍不住柔软成一片。


一时间房间里没有别的声音了,杨威利摸了一会,觉得手腕有些酸软起来,便收回了自己的手。

“提督你累了吗?”布鲁姆哈尔特感受到哪只温暖的手从自己的头发上移开了,便直回身体目露关切地问道。

“是有点。”杨威利说着,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那我送您回房间吧。”布鲁姆哈尔特点点头,他握住杨威利的手腕这么道。

“那就麻烦你了。”杨威利笑了笑,迈开脚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已经很困的黑发提督,自然没有看到布鲁姆哈尔特因为想要强忍着自己笑容、结果导致脸部表情十分奇怪的模样。


提督摸了我的头!布鲁姆哈尔特脚步轻松,一想到自己得到的这个殊荣,他就想大声地朝蔷薇骑士团的其他成员们炫耀:“杨提督摸了我的头!先寇布队长都没有被摸过!”

就算之后会被联队里的其他成员们组团打车轮战,也无法阻止布鲁姆哈尔特想要大声炫耀的心情。


02

林兹打开蔷薇骑士团部活室的门时,一瞬间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他退后一步抬头看了看,编号的确是蔷薇骑士团联队的专属房间,但却出现了本不该在这里的人物。

“啊,林兹回来了!”某个成员眼尖地瞄到了林兹的出现,但这位成员也只是聚了聚手中的酒瓶权作打了个招呼,又将注意力转回到了此刻所有骑士成员的中心上了。


“提督怎么在这里?”林兹迈进房间,看到蔷薇骑士团的成员们都仅着黑色的背心,有意无意地显露出自己精壮紧实的肌肉,这也导致雄性的荷尔蒙溢满了整个房间。至于这荷尔蒙所扑向的对象,自然是被围在中央、坐在桌子边的黑发提督了。

杨威利一手托腮,一手拿着透明的酒杯,那双颊泛红的模样很明显已经喝了不少酒。

“似乎是来这里散心的。”旁边一名成员回答道。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似乎是被谁的笑话给逗笑了的杨提督,那眼睛弯弯眯起来的样子看上去柔软得不可思议,一点都不像一位战功赫赫、带来无数奇迹的要塞司令官。林兹甚至可以听到身旁这个骑士成员喉咙不断吞咽滚动的细微声响。


林兹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想着先寇布队长不在,这些小崽子就放肆起来了,落在杨提督身上的目光也丝毫不知收敛。

林兹思及此,不再犹豫,他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其他骑士们,朝着杨提督前进。

“诶,那还真的很厉害呀。”刚刚来到距离杨提督的不远处,林兹便听到了杨威利待着轻柔笑意的声音响起,似乎是那位骑士朝杨威利吹嘘了自己的战绩,让这位黑发的提督发自内心地夸赞起来:“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不到两秒就会被击败了吧。”

林兹默默地想着:这么点战绩也好意思在杨提督的面前吹?明明战绩连他的零头都没达到。林兹内心记下这个吹嘘自己的家伙,决定给他加倍的训练单。

林兹正准备继续前进,却看到了有一个成员趁着人多,手已经搭上了杨威利的肩膀,并且还想浑水摸鱼地往下滑去。

他神色一冷,迅速向前大跨一步,站在了杨威利的身后,弯腰微笑着朝他的提督打招呼道:“我说大家聚集在这里热闹着什么,原来是提督来了啊。”

那只手的主人见到林兹到来,迅速地缩回了人群中,杨威利听到了林兹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到了林兹。

他朝林兹摇了摇手,露出了笑容:“林兹你回来了呀。”这个距离林兹可以嗅到杨威利身上的酒香,看样子是喝了不少。

“是啊,提督你在这里可还开心”林兹顺势让原本坐在杨威利身边的骑士成员走开,坦然占据了那个位置。


“很开心哦!听了不少趣闻呢。”杨威利笑着回道,“我才知道,原来林兹你不仅会画画,而且唱歌也很拿手呢。”

林兹怔了怔,方才笼罩在内心的烦闷因为这句话不知为何消散了不少:“是谁告诉提督你的?”

“别生气呀,是我自己问的啦。”杨威利笑着拍了拍林兹结实的手臂,“有机会的话还真想听听看呢。”

“那不如现在就让林兹给提督唱一个吧!”有人起哄道。

“对啊对啊!难得提督今天过来玩!”更多的蔷薇骑士团成员们也拍手叫好起来。

林兹瞪了一圈道:“你们是今天看提督过来了,故意起哄吗?”

“有什么关系嘛!”骑士们笑着掬起手中的酒瓶道,“就当做敬提督的!”

“敬提督!”


林兹没有理会那些起哄的,他的目光凝视着杨威利,而那双知性温和的纯黑瞳眸也安静地看着他,就像是宇宙一样辽阔深远,林兹不知不觉就迷失在那眼睛的深处。

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清唱起了蔷薇骑士团的团歌三种红色。

杨威利微微抬起头,看着林兹歌唱着,手轻轻地点在酒桌上,像是在和着节拍。


这个温和的黑发魔术师正是他们蔷薇骑士团法师要效忠的长官,而此刻他的眼中只有林兹一人。

——这是何等的殊荣。

林兹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蔷薇骑士团是由鲜血、火焰和蔷薇的红组成。


“当春天一来,鸟儿们都回来了。”

林兹用最后的这句歌词结束了他的歌唱。


杨威利率先拍手,随后其他的成员们也大笑着鼓起掌来:“不愧是林兹啊!”“唱得太好了!”“杨提督你觉得如何?”“比起现在的明星,林兹队长唱得更好吧!”

在哄笑声中,杨威利笑着点头附和道:“是啊,真的十分好听。”

对于林兹来说,这句话比什么夸赞都要珍贵。


03

希望他比谁都要幸福,希望他比谁都要过得好,只要看到他带着点困扰的笑容,挠挠自己丰润的黑发,他们便心满意足,空落落的心有了安放之处。

这算是恋爱吗?

如果真的把忠诚心比作恋爱的话,那么蔷薇骑士团全员都无法自拔地爱着杨威利。

但这忠诚心又与恋爱无关。

那位奇迹之杨,不败的魔术师,带领着他们前进,让他们这些鸟儿有了可以安心归来的巢窝。

这无关占有欲,没有排他性,仅仅只是渴求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他,希望自己可以为他尽上一些绵薄之力。


杨提督作为整个要塞的司令官,不可能对蔷薇骑士团的每个人都有详细的了解。

但他们每个人心中,都珍藏着关于杨的一切。

有些散漫的长官,喜欢红茶中加白兰地,白兰地的分量越多越好,比任何人都要善良,需要他们去守护的提督。

他们的提督。


那些关于杨提督的回忆,是他们奋战至今、在鲜血弥漫的战争中,所珍藏在心口的宝物。


蔷薇骑士团的红,是由鲜血、火焰和蔷薇组成的。

那些滴答流出的红, 化成一道又一道纤细的红线,然后蜿蜒至那位凝视着浩瀚宇宙星空的提督身上。


那些红线小心翼翼地缠绕在杨威利的手腕、手肘、肩膀、脖颈、耳朵、脚踝、膝盖、大腿、腰部上,一圈缠着一圈,一条跟着一条。


我们的提督。

我们的长官。

我们的珍宝。

蔷薇骑士团联队,以红色起誓,定将您守护到最后。


评论(3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