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人

毫无疑问的all党
进坑第一件事就是写肉
关注谨慎

【罗杨】结局的可能性

和 @不良圖書收藏所 交换的罗杨文,不好意思因为太忙了现在才发……!!

本来是想写罗杨互相试探中互相动心的,但是结果写出来的变成了这样不伦不类的甜文了……【。】

希望太太会喜欢1551



01

恒星之所以为恒星,是因为它所散发出来的光热以及让卫星行星不由自主追随着的引力,足以让漆黑的宇宙不那么孤寂。


02

当结束和莱因哈特的会面,杨威利回到了海尼森,并且如愿以偿地成功退役。

而海尼森的新任总督,是那位金银妖瞳的罗严塔尔。


实话实说,已经退役了的杨威利只想悠哉地过上泡在书海里阅读自己喜欢的历史书的日子,然而他的身份和能力却阻止他过上这样舒适的咸鱼生活。


罗严塔尔的拜访是在一个雨后初晴的下午。

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湿气,让窗外绿意葱偬的草地显得更加鲜翠欲滴。杨威利坐在打开了窗户的阳台上,一边啜饮着红茶,一边欣赏着雨后初霁的蔚蓝天空。


正是在这个时候,杨威利听到了汽车引擎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他的目光落在了道路上那辆漆黑名贵的轿车上,内心正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会是谁家的访客。

摊在他膝盖上的书页只翻动了几页,温煦的阳光晒在他的身上,让杨威利昏昏欲睡。


直到那辆漆黑的跑车停留在他的庭院里,杨威利才恍如从梦中清醒。

从车厢内下来的男子拥有着一头深色的发丝,笔直高挺的身躯像是一颗松柏伫立在杨威利的家门前。

杨威利懒懒叹了口气,将膝盖上的书籍放在一旁的圆桌上,站起身准备去迎接着远道而来的贵客。


03

罗严塔尔只是单纯地来拜访而已。

杨威利从这位异瞳总督的话语和行为中得出这一点时,着实有些吃惊。

毕竟就他在战场分析出来的性格,罗严塔尔也是一位极为聪敏难缠的对手,杨威利从未想过他会因为想要见自己一面而抽空前来拜访。


但杨威利本身亦对罗严塔尔抱着好奇心。

了解帝国的元帅并非坏事。

杨威利想着,万一以后再有短兵相接的一刻,或许可以找到更快击败这位金银妖瞳元帅的方法。


第一次的会面以相谈甚欢结束,杨威利只要愿意,他可以让同性打破雄性的敌意和竞争心,对他产生好感。而接触后,杨威利亦对这位内心潜藏着激烈情绪的元帅产生了好奇的探索欲。


忠诚心和反叛心的共存,不安定和混乱的平衡,杨威利甚至在思索着,新登基的那位皇帝陛下为何会将罗严塔尔这样的人物派往本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的海尼森。

但无疑,情况对杨威利有利。


他被我吸引着。

他喜欢我。

他渴求我。

当杨从罗严塔尔的眼神,目光,渴求却又压抑的动作中察觉到这一点时,一股莫名又微妙的情绪袭上了杨的心尖。


在那一瞬间,利用罗严塔尔这份钦慕和爱恋为己方增加筹码的数个方案闪过了杨的脑海。


杨保持镇定,当做自己迟钝,没有发现罗严塔尔下意识靠近的身体,以及凝视不放的眼瞳。

他朝这位上门拜访的元帅露出平常的笑容,毫无破绽地送走了罗严塔尔的又一次拜访。


04

“这可真是糟糕……”杨威利喃喃自语着,为自己下意识第一反应就是想到如此计策而苦恼着。


他对罗严塔尔并无恶意,相反,在和罗严塔尔相处的这些时日里,杨威利对罗严塔尔好感颇高。

至少杨威利对罗严塔尔还是十分欣赏的。

虽然他们的观点并不统一,在文学或者理念上也有分歧,但两人却相谈甚欢,在彼此交流中都获益匪浅。

这固然有杨威利性格中安定性的包容力在内,罗严塔尔的耐心和试探也有一部分原因。

罗严塔尔虽说总是嘴挂冷笑看着生人勿近,但他一旦想要获得某人的好感时,所展现出来的魅力也是无人可匹及的。

也难怪帝国名花们前仆后继地陷入罗严塔尔的蜜沼里。

——她们似乎认为自己可以成为让罗严塔尔死心塌地的那个唯一和特殊。


相交开始于试探,结果罗严塔尔却如同飞蛾扑火般陷进了名为杨威利的这团火焰中。


“算了……当做不知道吧。”杨威利抿了一口罗严塔尔带来的上好白兰地,在感慨帝国美酒醇厚的同时,也将内心的不知所措抛之脑后。

和一位帝国提督交好也并非是一件坏事,说不定自己还真的可以就这么一直过着悠哉的退休生活,货到七八十岁,然后在阳光中溘然长逝。

喝着罗严塔尔带来的白兰地,杨威利这么想着。


05

但客观事实并不以杨威利的主观意愿发展。

尽管在战争上有着无与伦比的敏锐,但一旦落回到日常生活中,杨威利的那份敏锐顿时化为让人抓狂的钝感,让往往充当保护者的卡介伦头疼不已,

就像是温水煮青蛙,等到杨威利发现时,他的房屋里已经遍布了罗严塔尔的痕迹。

摆放在鞋柜中独属于罗严塔尔的拖鞋、空出来一行专门放置罗严塔尔送来美酒的透明橱柜、叠放在衣柜中那明显不同于杨威利品位的风衣、甚至是和杨威利惯用的爱杯摆放在一起刻着鹰的高脚杯,直到杨威利终于受不了家里的凌乱而动手清理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生活中已经遍布了罗严塔尔的痕迹。


尤利安不在他的身边,单纯的扫地机器人可无法整理好杨威利一小时内就能弄得凌乱的房间——当然他本人坚持是说这是整齐的凌乱,至少他知道该去那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原本尤利安一小时可以整理好的房间,杨威利花了四个小时都没能搞定,甚至在他笨手笨脚中,原本好不容易整理好的部分也被弄乱后,杨威利终于放弃地坐在沙发上,准备休息了。

被自己的疏忽打回原样甚至变得更加乱的房间,让杨威利长叹了口气。

罗严塔尔就是在这个时候再次来拜访了。


杨威利理了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让自己不那么狼狈了,才起身去准备开门迎接客人。

直到他来到了走廊,看到了一脸坦然自若已经进了房门换上拖鞋的罗严塔尔,杨威利才恍惚想起,似乎是有一次酒会后因为罗严塔尔来得太频繁了,杨威利实在是懒得每次起身去开门(尤其是在刮着寒风的天气中),所以将智能锁的密码告诉了罗严塔尔。


啊,现在才察觉到这件事是不是有点晚了?

杨威利漫不经心地思索着,手却自动接过了罗严塔尔递过来的伴手礼。

“这个……是新开的那家很有名的巧克力店的限量点心?”杨威利看了看袋子,发出了惊喜的声音:“谢谢你罗严塔尔,我早就想试试看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那是因为你喜欢睡懒觉,所以起不来吧。”罗严塔尔轻轻刺了杨威利一句,然后径直朝客厅走去。他带来的点心是只有现场购买才能入手的限量版,虽然说罗严塔尔真的想要,只需动用自己身为总督的权利就行了,但是在这个多事之秋他并不想惹上更多的麻烦。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我实在是起不来嘛。”杨威利抱怨道,“让一位已经退休的人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这是多么惨剧人寰的事情呀。”


罗严塔尔默不作声地用那双漂亮的异色双瞳看了一眼毫无自觉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语的杨威利,原本唇边一直挂着的冷笑弧度缓了缓,原本锐利犹如刀锋般会割伤人眼的俊美面庞,在这一刻柔和得如同三月湖泊上的夜空,洒满了星子。


06

不过那笑容在看到客厅的惨状时就如同划过夜空的流星转瞬即逝。

杨威利这才想起自己本来是想整理房间的,结果不仅没有整理好,反而弄得更乱了。

他朝罗严塔尔尴尬地提了提嘴角,挠了挠头发,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真抱歉,让你看到这么不像话的样子……”

罗严塔尔扫了一眼杨威利,没有吭声。

他将外套搭放在沙发靠背上,然后脱下手上戴着的白手套,解开了别在一侧闪闪发亮的袖扣,将袖口卷起至手肘处。

“你要来帮忙吗?”杨威利不好意思地问道。

“不帮你的话,恐怕我坐下的位置都没有了吧。”罗严塔尔露出他修长的手臂,然后开始整理起来。


能够让帝国的元帅兼海尼森驻任总督,并且还是双壁之一的罗严塔尔弯腰为自己清扫整理房间,杨威利大概是第一个了吧。

他本来是没有打算干看着罗严塔尔一个人忙碌——但当他不小心又弄乱了罗严塔尔整理好的部分时,在罗严塔尔望过来的有力目光中,杨威利乖巧地放下手中的东西,盘腿坐在了茶几上,等待罗严塔尔完工。


罗严塔尔的动作十分迅速,该收起来的东西收起来,该清扫出去的他就用袋子装好放在一边。至于那些喝了一半的酒瓶,他则将其放入了冰箱。

摆放在餐桌上用过却没有清洗碗碟罗严塔尔也一并放入了洗碗机中。


杨威利看着罗严塔尔忙碌的修长背影,越发觉得不对劲了:为什么罗严塔尔这么熟悉哪些是他还要用的、哪些是丢掉的?

罗严塔尔的效率很快,不一会方才还凌乱不堪的房间顿时焕然一新,重新变得整齐又宽敞起来。

杨威利便将自己方才的疑惑抛之脑后,从茶几上站起身,准备倒上一杯酒,好好地犒劳下不辞辛劳来帮他整理房间的罗严塔尔总督阁下。


07

方才的忙碌让罗严塔尔的额角残留着一些汗水,顺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滑下。杨威利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想要去找纸巾,却发现罗严塔尔已经从外套拿出了手帕擦拭起面颊了。

“多谢你了。”杨威利等罗严塔尔放下手帕时,将滚着冰块的高脚酒杯递了过去。

“没事,毕竟能够为不败的魔术师整理房间,也算是我在军校时学来的整理方法起到了该有的作用。”罗亚塔尔这番话的的确确就是在讽刺杨威利整理能力的差劲,但这种程度的嘲讽对杨威利来说算不上什么:“人有做得到的事情,也有做不到的事情。我只需要做好我做得到的事情,然后把我做不到的事情交给会做的人,这不就好了吗?”


“哦?还真是一番真知灼见。”罗严塔尔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轻笑着抿了一口,才接着道:“这就是奇迹的杨用人的准则吗?”

“用人的准则说不上,不过是在这个世上更好地活下去,得出来的小小箴言罢了,算不得什么。”杨威利耸了耸肩,在沙发上也坐了下来。


沉默流淌在明亮的房间中,窗外夜色已深,明亮的霓虹灯传来了遥远的光辉,像是五彩的星光缀在深色的边缘。

杨威利已经习惯了罗严塔尔一周五次的上门拜访,但是这一次的拜访却似乎并不是仅仅为了交流而来。


08

罗严塔尔像是想说什么,不过他极快地顿了顿,才开口道:“最近小心一点,有人想要暗杀你。”

杨威利握着自己的酒杯,看了下眼底带着疲惫的异瞳总督,将杯口举到自己的唇边:“想杀我的人一向不少。”他轻描淡写地这么说道。


“要是一直在忐忑中惴惴不安,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临的暗杀,就跟等待另一只落地的的靴子一样,那美味酒心巧克力和白兰地都要变得不好吃了。”

“我知道,所以杨,你愿意来总督府和我一起住吗?最起码在那里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罗严塔尔接下来的这句话差点让杨威利将白兰地呛入喉咙中。

“罗严塔尔……你是认真的吗?”杨威利顺平自己的呼吸后,重新打量了一下说出重磅炸弹的罗严塔尔。

“让我?去你的总督府?”杨威利忍不住笑了起来,“暂且不提其他的,我要用什么身份入住?既然你知道想暗杀我的人那么多,那么同样——”


杨威利那纯黑色的瞳眸看着罗严塔尔,被那双眼睛注视着时,罗严塔尔错觉自己又回到了无垠的宇宙中。

“你也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身份海尼森总督的你吧?”


即便如此,你也要坚持么?


罗严塔尔笑了:“是的,我知道。”他用会令自己的同僚毛骨悚然的温柔声音说道:“那些躲在暗处的蛆虫怎么会让我有半分的动容。我已经将总督府‘清理’过一遍了,你在那里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至于身份……”罗严塔尔像是已经思考过很久一样,郑重地丢下了另一颗炸弹:“作为我的未婚夫,如何?”




杨:等下,帝国不是禁止同性恋的吗?这么光明正大的没问题?

罗:你不知道?凯撒似乎已经通过了新的婚姻法,同性也可以结婚了(虽然他真正的目标已经被我得手就是了)。而且再怎么说这里是海尼森吧,海尼森的婚姻法可是承认同性的。

杨(准备的还真充分,果然是难缠的金银妖瞳):虽然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

罗(拿出了戒指单膝跪地):虽然顺序有些不对……不过杨威利先生,你愿意嫁给我吗?

杨:如果我说不愿意呢?

罗(从善如流):那么你愿意娶我吗?

杨:……行李你帮我整理。

罗(迅速):没有问题。



评论(36)

热度(125)